点击登录

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,绝不让命运所压倒。

贝多芬


1970年12月7日德国总理勃兰特向死难犹太人谢罪 



寂寞的感觉



罗曼•罗兰




你一定也有过这种感觉的。

当你心事重重,渴望找一个人谈一谈的时候,那个人来是来了,但你们却并没有谈什么。当然,谈是谈了,可是他谈他的,你--开始你也试着谈谈你的,可是后来,你放弃了。

于是,你们的谈话成了两条七扭八歪的曲线,就那么凄凉地、乏力地延伸下去。

你敷衍着,笑着,假装做的很投机的样子。但是,你心里渴望他离去,让你静下来啃啮那属于你自己的寂寞。

"倒不如自己闷着的好!"这是你的结论。

"希望别人来分担你的心事是多么愚蠢!别人不会了解你的,人人都只关心他们自己。"

于是,你领悟到,有些事情是不能告诉别人的,有些事情是不必告诉别人的,有些事情是根本没有办法告诉别人的,而且有些事情是:即使告诉了别人,你也马上会后悔的。

所以,假使你够聪明,那么,最后的办法就是静下来,啃啮自己的寂寞——或者反过来说,让寂寞吞噬你。

于是,你慢慢可以感觉到,午后的日影是怎样拖着黯淡的步子西斜,屋角的浮尘怎样在溟茫里毫无目的地游动,檐前的蜘蛛怎样结那囚禁自己的网,暮色又怎样默默地爬上你的书桌,而那寂寞的感觉又是怎样越来越沉重地在你心上压下,压下……直到你呼吸困难,心条迟滞,像一辆超重的车,在上坡时气力不继地渐渐地慢,渐渐地停下……

于是,你觉得自己涨得无限的大,大得填满了整个宇宙空间,而这无限大的你的里面,所涨满的,只是寂寞,寂寞,无边的寂寞!

没有一声呼叫,没有一滴眼泪,没有一丝情感,没有一线希望,没有一点欲求,没有动,没有静,只有一种向下沉落的感觉,沉落……沉落……向着那无底的幽暗之中沉落。

于是,夜色密密地涂满了宇宙,在上下前后左右都是墨一般的幽暗里,你不再知道自己是否仍在继续地沉落,你所知道的只是——

那沉重的、无边的、墨染的、死一般的寂寞!




小站已提供次浏览
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