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30岁了,给未来的自己写封信



二木


马上就要30岁了,不妨给未来自己写点什么,也好留个念想。但是写点什么呢?好像有好多话要说,但不知该从何说起,乔布斯在曾说过“现在看似毫不相关的点,在未来某一天会串成一条线”。所以,何必纠结从哪里开始,想到什么就写点什么吧。

难得有这个心情安静的写点东西,不妨先来泡杯咖啡或者砌壶茶吧,老子的“五色令人目盲,五音令人耳聋”突然从脑子里挤了出来,于是老老实实的给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。恍惚中记得有一个周末没事做也不知道该做什么,也没有什么理由,就是觉得人生这么短,何不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?于是拿着公交卡胡乱的来到了一个公交站胡乱的上了一辆公交车,脑子里胡乱的想着胡乱的事情,没思路的胡乱的下车,胡乱的上了另一辆公交车,就这样无意间从怀柔经过密云﹑昌平﹑海淀﹑东城等等,只记得最后在眼前的是666路公交车,但觉得数字有点意思就没舍得上这辆公交车,老老实实回到当时出发的地方。额......,说这些废话想要说明什么?什么也不说明。得到什么结论或者受到什么启发?什么也没有。生活就是这样,干嘛非得有意义?

好了好了,不能再瞎扯了,感情说多了伤钱。

小时候也会想长大后要仗剑天涯。

高中时想要找到宇宙的奥秘。

大学时定了一条“人生啊,淡淡的”。

工作后,体会到了什么叫一分钱难倒英雄好汉,害怕以后会陷入贫贱夫妻百事哀的凄凉。

想到男人三十所有的路都变得崎岖,所有的欲望难以释放,唯一的爆发口可能只剩下吃了,难怪三十岁的胖子比较多,只能哈哈再哈哈。

马上三十岁的我,夜深人静的时候会一个人发呆,会仰望星空,会去想平行世界、相对论、多维空间、量子纠缠,去揣摩造物主的意图,怀疑我们是地球的第几代文明,纠结想姓社姓资、文化的根、唯心主义。

王阳明《传习录》“我的灵明,便是天地鬼神的主宰。天没有我的灵明,谁去仰他高?地没有我的灵明,谁去俯他深?鬼神没有我的灵明,谁去辨他吉凶灾祥?天地鬼神万物离去我的灵明,便没有天地鬼神万物了。我的灵明离却天地鬼神万物,亦没有我的灵明。”假设宇宙没有生命,任其何等广袤深邃、优雅狰狞,意义何在?

想是想,还得行,而且行的时候要揣着梦想,放弃幻想。

三十岁的我很接受王阳明的“心即理、知行合一、致良知”。

三十岁要明白责任、爱和​担当,应当别让自己太舒服,要做一些将来的我会感谢现在的我的事情。

三十岁的我开始有了畏惧之心。

三十岁的我开始锻炼无畏之心。

三十岁的我开始懂得善良换不来台湾的回归,也换不来日本的道歉。因此,我们要追求物质,只是不要陷进去。

三十岁的我知足知不足。

三十岁的我没有无可救药,还时而热泪盈眶。

三十岁的我并没有三十而立,而还在半路上。

行是行,还得想,而且想的时候要忘记答案,享受冥想。

对于宇宙真实模样,人类一直在探索,答案一直在变化,真理也许只能感知却永远无法触摸,但我们不妨发挥极限的想象,发现真理的过程也许比真理本身更美丽。

道可道非常道,就留这些给以后的自己吧。

希望那一天到来的时候,能够怀着淡淡的心情回归到宇宙无息的运行之中。



于2018年11月30日



随机文章


美文 • 语录 • 照片 • 愿望

电脑版